“雙減”:中國教育改革新起點

2021-09-28 11:57:00
    分享到:

  【shipbao集運】

  作者:陳先哲(廣東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華南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

  編者按

  2021年7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內容重點是“雙減”:一是減少校內作業量,減輕學生負擔;二是減少校外培訓負擔,從嚴治理校外培訓機構。尤其是對於減少校外培訓負擔,措辭之嚴厲,措施之有力,可謂前所未有。本文認為,此次“雙減”新政,國家層面透露的風向標非常明確,就是要出重拳、出實策,讓教育迴歸公益屬性,讓教育主陣地回到學校,助力高質量教育體系的構建。

  1.“雙減”新政透射出深化教育改革新信號

  “雙減”新政引發教培行業大變局,但是細觀“雙減”前後中央和地方的一系列相關動作,就會發現此次教育改革之非比尋常。比如上海、北京等地率先推行大學區改革,在中考招生中大幅擴大分配到校名額,有力遏制學區房價格非理性上漲,逐步推進房產與教育脱鈎。又比如上海、北京和深圳紛紛推出教師全面輪崗制度,優質教師將通過有序的輪崗制度進行規範化流動,打破“名校壁壘”和“學區壁壘”。事實上,此次“雙減”新政發出了教育改革進一步深化的強烈信號:教育改革不再是小修小補的局部性改革,而是具有政策組合拳攻勢的系統性改革。

  2018年全國教育大會後,新時代深化教育改革的號角已經吹響。中共中央、國務院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文件:如相繼印發了關於學前教育、義務教育、普通高中改革發展三個文件,力推基礎教育體系的改革;如相繼印發關於全面加強新時代學校勞育、體育和美育三個文件,力推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教育體系;印發《深化新時代教育改革評價總體方案》,堅決克服“五唯”的頑瘴痼疾。可以説,這些政策文件關注到教育體系內部的不同側重點,令教育體系多個領域都更加煥發活力。但站在系統性教育改革改出實效的高度來看,改革從來不會一帆風順,需要不斷突破體制機制障礙:一是增強彼此之間的關聯。比如勞育、體育和美育三個文件都各自強調其重要性,但又要防止五育之間的各自為戰甚至利益割據,因為更根本的教育改革應該是更強調如何實現五育並舉甚至融合。二是需要關注教育系統外部的影響因素,內外聯動發力。當今之教育,已經不再是一個封閉的領地,而是與國家需要、人民羣眾需要有着高度關聯的領域,需要用一種開放性的視野去看待教育體系。因此教育改革如果僅僅對內部系統動刀,往往可能治標不治本,應以一種內外兼顧的系統性思維去思考和推進。此次“雙減”新政及其系列政策的出台,事實上就是一種高度觀照到影響教育的外部要素的思維,是以“小切口”推動“大改革”的典型,頗有深化教育改革再發力之意味。

  1983年,美國高質量教育委員會發表了一份教育改革報告,用了一個看起來頗有些“聳人聽聞”的題目:國家處於危險之中——教育改革勢在必行。報告指出當時美國基礎教育質量離支撐美國作為世界強國的需要相去甚遠,也不足以滿足美國民眾越來越高漲的教育需要,教育威脅着國家的前途和民族的未來。報告發布幾天後,美國總統里根發表了廣播講話,指出國家的力量將取決於教育水平的高低,呼籲全體美國人民關心教育改革。在這份報告的推動下,美國掀起了一場盛況空前的教育改革運動,聯邦政府、州政府、企業界、教育界、學術界等都投入到其中。當下中國教育發展情況當然有別於當時的美國,但其面臨的內外部環境卻是相似的:一方面,面對複雜的國際形勢和國家競爭更需要教育提供高質量“人才紅利”的支撐;另一方面,家長和學生對更均衡更優質教育的需要前所未有的強烈。因此,如今中國也很迫切需要推行一場全民參與其中的教育改革:不是隻在教育系統內部做加減法,而是要在國家和社會中形成全面的教育共識。可以説,《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既是國家下定決心推動教育改革進一步深化的強烈信號,也是給中國人民羣眾爭取教育共識的一封公開信。

  當前,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已成為“十四五”時期我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的時代主題,這也是黨中央對教育發展新階段的科學判斷。今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構建高質量教育體系也亟須以教育改革再出發破局。但是,對於一場牽涉到教育內外以及國計民生的改革而言,不但要有破釜沉舟的決心,更要在頂層設計和具體操作中兼顧多方平衡,才能行穩致遠。總的來説,新時代深化教育改革落實落地出實效,需要在實踐中平衡好三對關係。

  2.平衡好學段之間的銜接與獨立性的關係

  從縱向維度來看,教育體系由基礎教育、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三大子體系構成。高質量教育體系的目標應是基礎教育、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如何各自達到高質量發展,同時又更好實現三者之間的銜接和融合。在這其中,初中後的教育分流是影響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發展走向的關鍵階段,也是當前家長和學生最為關注併為之焦慮的重要問題,更是在教育改革進一步深化中不可迴避的問題。以往很長時間以來我國都是採取普職大體相當的政策思路,但如今隨着生產技術的更新迭代,人工智能對普通技術勞動的大量替代發展趨勢,以及高等教育進入普及化階段並帶來對普通高中生源的大幅增長需要等趨勢,加上在城市尤其是大中型城市中學生以及家長對更高質量的高等教育的需要增長等,原有的政策思路也確實到了需要考慮根據新情況調整完善的時候。而這個問題是無法僅僅依靠基礎教育、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三個子體系各自發展就能夠解決的,而是需要教育體系的系統改革和高質量協同發展解決的,並需要社會系統的配套改革支持,尤其是應該作為“十四五”時期教育改革重點考慮的問題。

  學段之間銜接好當然非常重要,但是過於重視學段銜接也會產生另一個問題:大家都盯着教育體系的最頂端,學段的獨立性深受影響。工業時代以來的教育體系更類似於流水線生產,學生沿着一條被規定好的生產線路不斷攀登,強調每個階段為下一階段做準備和各個階段的銜接,都是盯着將來的目標。過於着眼未來的代價,會令教育很大程度上失去了“當下”的意義,大多數學段都變成更高學段的“預科教育”。“雙減”新政的出台,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教育的過度競爭甚至內卷已經在較早的學段產生,並對學生的身心健康產生了較為嚴重的影響。很多學生在小學和初中學段就不得不接受大量刷題、高強度長時間訓練的折磨,在強調競爭的流水線上運轉,而教育的樂趣、美感、温暖被無奈地擠兑甚至無情地拋棄掉了。無論是學生還是家長都深陷於囚徒困境,“唯分數”“唯升學”的頑瘴痼疾更是難於破解。因此,教育迴歸教育的本質,學段之間的合理銜接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應該關注當下,尤其在低齡階段要減少以“唯升學”為目標的銜接。而要達到這樣的意圖,顯然教育資源的均衡分配是最重要的,從目前的政策走向來看也更加堅定朝這個方向進發。在一些不太存在“擇校熱”困擾的國家和地區,其最根本就是實現了“學區內的學校水平都差不多”,也許我國很難在短期內一下子實現,但應該成為一個最重要的教育改革目標紮實推進。

  3.平衡好國家需要與人民羣眾需要的關係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教育領域的表現就是人民羣眾日益增長的高質量教育需要和教育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隨着教育普及化時代的到來,人民羣眾對教育的需要已經從“有學上”到“上好學”轉變。教育需求側發生了本質改變,但優質教育資源供給畢竟還是有限,因此圍繞有限資源的競爭強度越來越大,時間也越來越提前。教育作為社會再生產工具的意義就更強,因此很多中產階層的家長和學生費盡心思在學校和教培機構積累和爭奪各種形式的文化資本,但不少弱勢階層的家長和學生則不堪於漫長的教育競爭之途,會覺得“讀書無望”早早退出戰局。剛結束不久的東京奧運會,國際奧委會將“更團結”寫入奧林匹克宣言。與此同理,對教育的理解也不能停留在“更快、更高、更強”的競爭性價值,尤其不應成為階層分裂的工具。

  在這樣的情況下,推行教育改革確實是在啃硬骨頭,尤其是要在國家需要和人民羣眾需要中尋找更好的平衡點。一方面,教育是國之大計,黨之大計,要服務於國家長遠目標和利益;另一方面,教育又要服務於人民需要,要辦人民滿意的教育。人民羣眾的教育需要更多基於一種個體或家庭本位,主要考慮的是如何通過教育鞏固競爭優勢或防止階層下滑。因此,在一些教育改革的認識上,更注重短期性的人民羣眾需要就容易和更注重長期性的國家需要出現分歧。比如很多人都關注“雙減”之後如何普職分流以及職業教育發展問題:我國當前處於職業教育發展的好時機,尤其是東部沿海區域大量製造業企業正在從產業鏈中轉型升級,對高級技能人才有着比較穩定甚至旺盛的需求,但原有的職教機構提供的低水平重複勞動的勞動力顯然難以滿足這樣的需求。因此,不但要用與時俱進的眼光看待普職分流並做更加科學合理的制度設計,還應將產業發展和勞動力需求結合起來,更全面改善職業教育的質量、環境、就業等以重塑職業教育的口碑,才能真正同時滿足國家需要並對民眾產生更加充足的吸引力。而且,不同地區、城鄉之間的差異非常大,一些東部城市人口流入量很大,解決隨遷子女的入學增加高中學位問題也是人民羣眾的“急難愁盼”的,現在有些省份和城市也已經開始了積極的探索。因此,在普職如何更合理分流、加強大城市高中建設等方面,未來教育改革應當賦予地方政府更多自主權,更利於平衡國家需要與人民羣眾需要的關係。

  4.平衡好家長需要和學校、教師發展需要

  進入新時代,教育作為民生大事,頂層設計也越來越注重吸納民眾的訴求與呼聲。加上新生代的家長也越來越善於發出呼聲,其聲音越來越被聽見並進而在教育決策中不斷體現出來,這也對促進學校改革帶來了積極作用。但也應看到,家長需求也有非理性的一面。校外教培機構曾經的火熱和引發內卷,除了其自身販賣焦慮之外,家長羣體的盲目跟風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因此,“雙減”新政不要光盯着打擊教培機構,家長的非理性教育需求減不下來,教育改革的效果也必將大打折扣。因為,為迴應家長需求所帶來的改革任務通常最後都要學校、教師來落實,但這些任務是否充分考慮到學校的可承受能力和教師的職業特性?已有調查統計顯示:“雙減”政策實施以來,大部分的家長是比較滿意的。但是也要做好調查研究的是:“雙減”之後學校的責任和教師的工作量是不是普遍大幅增加了,教師的滿意度如何,怎樣改進才更有利於各方滿意度的平衡……誠然教育主管部門的出發點是辦人民滿意的教育,而學校也有學校的辦學規律,辦人民滿意教育的主體是教師,要緊緊圍繞着學生成長,在家長需要、和學校、教師發展需要之間取得良性平衡。

  因此,教育改革一個很重要的目標在於凝聚教育共識。尤其是需要重樹家長對於學校、教師的信任,否則又會因在學校“吃不飽”而千方百計想辦法給孩子補課。但是,如果還認為大量的作業和答題技巧訓練才是“吃飽”的話,“雙減”效果必然大打折扣。“雙減”之後一個明顯的政策信號是推進教育均衡,比如多地大力推行區域內教師輪崗制度,學校和教師發展都面臨大變局。這其實也是希望給家長明確的政策預期:應當轉變教育觀念,不要再在“擇校”“擇師”以及“唯分數”“唯升學”的路上狂奔。家長羣體如果還是抱持一元性的教育觀念,對學校和教師作出的改革雖傷筋動骨但也可能收效甚微。目前,“雙減”新政列出了負面清單,但破後如何立,則更加需要建立對學校的信任並堅定推行校本改革,讓校長和教師等對所在學校教育教學最瞭解和專業的人在其中真正發揮力量,讓更多學校辦出特色達致更好均衡。

  教育改革要聽見民眾的呼聲,也要給有教育情懷和理念的校長、教師更多的辦學空間,讓他們更好感受到職業的尊嚴和價值,供應出更加多元也更有品質的教育,滿足國家需要和人民期待的教育才更加未來可期。

  《光明日報》( 2021年09月28日 14版)

責任編輯:馬崢